麻豆最强上保洁员

麻豆最强上保洁员

至煎渣再服时,亦先服所余之三七、鸦胆子。三诊翌日又为诊视,其脉已减去三至为六至,尺脉按之有根,知其病已回生。

证候初得时,即表里俱热,医者治以薄荷、连翘、菊花诸药,服后微见汗,病稍见轻。旬日疟复发如前,又服金鸡纳霜治愈。

以生山药代粳米者,因山药之甘温既能代粳米和胃,而其所含多量之蛋白质,更能补益产后者之肾虚也。 此宜清其脏腑之热,滋其脏腑之阴,更降其脏腑之气,以引脑部所充之血下行,方能治愈。

复诊将药煎服两剂,吐泻灼热皆愈,惟行走时犹偶觉腿有不利,因即原方略为加减,俾多服数剂当全愈。至其呼吸有时或喘,大便日行数次,亦皆气化虚而不摄之故。

自觉精神顿散,心摇摇似不能支持。证候初得病时,延近处医者延医,阅七八日病势益剧,精神昏愦,闭目蜷卧,似睡非睡,懒于言语,咽喉微疼,口唇干裂,舌干而缩,薄有黄苔欲黑,频频饮水不少濡润,饮食懒进,一日之间,惟强饮米汤瓯许,自言心中热而且干,周身酸软无力,抚其肌肤不甚发热,体温37.8℃其脉六部皆微弱而沉,左部又兼细,至数如常,大便四日未行,小便短少赤涩。

 是以用之煎汤,以送服三七也。效果服药一剂,吐血即愈,诸病亦轻减。

Leave a Reply